阿兰·贝尔兰

2012年10月26日,周五,演讲交流内容

Laurent REYNÈS

De manière générale, la peinture chinoise actuelle reste encore méconnue. Seuls certains échos médiatiques nous parviennent. Je ne peux donc réagir que par tâtonnements en m’engageant sur cette voie. Et en cela la peinture d’HE Canbo ne déroge pas à cette règle. Nous la découvrons.

弗雷德里克·卡亚德

画家何灿波和电影导演贾樟柯生活于同一时代,他们的作品给观众带来了相似的震撼。两位艺术家用作品展示着社会力量的多种常态,并在相似的角度下特别提及了个体的概念。为了进一步解释二人之间为何会有这种相似性,我将在本文中详细分析何灿波的笔墨与贾樟柯电影中的形式相似之处。

Anke Vrijs

“在中国的所有艺术中,绘画占据着至高无上的地位。这是一种真正的神秘主义;因为在中国人看来,正是绘画艺术揭示了宇宙的神秘。与诗歌——这一中国文化的另一巅峰不同,绘画,用它表现的原始空间、激发的活力,不光可以描写创作的演出,似乎更适合参与创作的‘行为’。

季晓枫

必须感谢上古先贤带给我们迷人的思辨,必须感谢各路教宗赋予我们向善的底限,必须感谢各派大师,让那些美丽的传说成为图像,一代一代滋养我们的眼睛和心灵。也必须感谢象何灿波这样甘于沉静的艺术家,用他的非凡的创作,让象征更具有意义,让隐喻更加迷人。

朱其

何灿波的新水墨是一种有关救赎的形式,在画面上有一群无名者的形状,他们没有脸及任何身体的特征,挤在一起成为一个人似的集体的“个体”,他们像在寻求一种救赎。准确的说,画面上所看到的是一种有关救赎的形迹。

黄笃

“隐喻”(Metaphor)在中文中是一个非常具有诗学的词义,它是指不是把要说的意思直接明说出来,而借用别的话或对象通过含蓄和阴柔的暗指来加以表示。也有指用某些有类似点的事物来比拟想要说的某一事物,以便表达得更加生动鲜明。可以说,“隐喻”是东方文化和艺术的美学核心。

郝青松

近现代以来的中国艺术处在社会历史危机和艺术自身的危机之中,至今不能抽身,故可总体称为危机艺术。作为一个历史的节奏,当代艺术必然体现为对危机的回应,即是否意识到危机的存在?如何呈现危机?如何走出危机?何灿波的水墨艺术在这一问题情境中做出了准确而及时的回应,彰示了他的价值判断。

陈孝信

 2002年初秋,我去云南的当天晚上,便见到了何灿波。

从我个人的认识角度来考察,何灿波的创作至少有两个方面引起了我的兴趣。 

彭锋

阮诗寇博士将何灿波水墨画中出现的神秘的人形称作“Omega” 人,取“最后之人”的意思。能否进一步说,何灿波的绘画,给我们展示了一幅“最后之世”或者“末世”(posthuman)景象呢?

易英

何灿波的艺术起步于1990年代初,从那时起就形成自己的基本图式。90年代初是中国当代艺术的一个转折点,这种变化既有从80年代中国现代艺术运动的整体转型,也有在内部和外部条件的作用下产生的新问题。何灿波的艺术也是一样,既承接了80年代的转型,也融入了90年代的新潮流。

迪迪埃·居特[法国]

在其色彩暗淡的世界中(漂浮的梦中国度、阴暗的幻象、穿越时间的尘埃……),何灿波向我们展示了这样一个世界:人物在其中变换队形、浸没、淹死。相同的人物,没有面孔的剪影,相似的轮廓,都处在同样的位置。

阿兰 - 儒弗瓦[法国]

中国很大,物产丰富,它太大了,它的边界在哪里?
没有任何边界,甚至不存在于我们的思想里。
在今天,怎么可能不是中国的?本应该是这样提问:
怎么可能不是世界的?

孙磊

今天,当艺术的层级框架被文化势力、权力系统和市场价值等粉而碎之的时候,对不同作品的不同认识就自然以辩证的方式相互渗透、冲突、倾轧。常常,我们总愿意用现象综括的方法去清理和衡量这些渗透、冲突和倾轧,对作品本体深入的分析研究越来越冠冕...

玛丽安妮·列斯古勒[法国]

何灿波使用中国传统绘画技艺的工具和基底进行工作:墨彩、水、画笔和宣纸。因此,他似乎可以按照中央帝国(清朝的自称)绘画“四宝”的历史进行绘画。诚然,他也有个别内容概括、简练的法语作品,和更多一些的英语作品。

王艾

上个世纪20年代末期,德国思想家本雅明在其奇妙的文本《单向街》里写道:“她生活在一个充满暗语的世界里,居住在充斥着阴谋与帮会行话的街坊,这里的每一条小巷都显示出它的立场,每个词语都应有相应的口令”。

阮诗寇 博士[英国]

在思想的图像中起伏,何灿波的绘画作品无疑进入到一种连接不同文化历史与传统的网络中。这些绘画所创造的抽象意境,悠远而充满哲思,在真实与虚幻的交错中充满隐喻。作品呈现丰富的想象世界,传达出现今世界人类情感与诗意的无界。

杜曦云

何灿波近年来的水墨绘画,在形态上很简约,有时甚至简约到接近于图表或公式的地步。在这方面,他类似于一个以图像为主要工具的思考者,不断将他在日常生活中的各种体验上升到形而上的层面来思考、概括和解析,并将这些解析持续的视觉化。

王林

稻草人本来是为了驱赶麻雀而诞生的,但在鸟类数目骤减的今天,我们早已久违麻雀的身影。稻草人只能无聊地摇晃双手,无奈而又无望地仰面毒气超标的天空。

殷双喜

这几张脸在人群中幻影般闪现;

湿漉漉的黑树枝上花瓣数点。

——庞德:《在地铁车站》

邹跃进

20世纪以来,在西方强势文化的冲击下,传统的中国绘画以“中国画”的名义向两个方向发展:一个方向是在实践上坚守中国传统绘画,特别是文人画本体的语言特征;另一个方向是向现代性转换,并在这一转换过程中改变自身的性质。